西夏帝陵建筑揭秘
分类:集团团建

明末清初墓葬,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万源市柳黄乡村西,为双人合葬土墓。由享堂、碑亭、墓前石狮、华表等组成。

西夏帝陵建筑揭秘

土墓长方形,长8米,宽5米,紧连享堂,通高7.5米,宽8米,为庑殿式,五重檐,六柱五开间清式仿木结构建筑。脊顶飞檐吻,享堂矗立青石台基上,刻有几何图案和浅浮雕花卉人物。享堂台基紧连正方形石坝,面积64平方米。石坝中央,立盔顶束腰须弥座,方形阁式碑亭通:6.45米,其中有浮雕上刻戏剧人物、花草禽兽,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文图/牛达生

  20世纪百项考古重大发现之一

  西夏陵的田野考古工作是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的。在此之前,似乎人们很少关注西夏陵的存在。

  我是最早参加西夏陵田野考古的业务人员之一,对1972年春第一次到西夏陵的情景仍记忆犹新。站在高处极目望去,星罗棋布的土冢高耸云天、气势宏大:脚下却是一堆堆废墟、一段段残墙、一墩墩夯土台基,俯拾即是的残砖烂瓦,一片破败景象。这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广袤、荒凉、深邃、神秘,还有破败。此情此景,让人不由得想起明代安塞王朱秩炅的《古冢谣》:“贺兰山下古冢稠,高下有如浮水沤。道逢古老向我告,云是昔年王与侯。"短短四句便道出了西夏陵荒烟野草不胜凄凉的景象,隐喻了世事变幻莫测,无论贵贱一样犹如浮在水面的气泡,时生时灭飘浮不定。

  30多年来,宁夏的考古人员大都在这里流过汗水、作过贡献。西夏陵区背山(贺兰山)望水(黄河),地势开阔。在58平方公里的贺兰山洪积扇地带,从南向北坐落着9座皇帝陵园和250多座皇亲国戚、达官贵人的陪葬墓。此外,还有寺庙建筑、砖瓦窑、石灰窑等遗址多处。到目前为止,己考古发掘帝陵1 座、陪葬墓4座,清理寺庙遗址、碑亭遗址和砖瓦窑遗址多处,出土了大量文物,逐渐揭开了西夏陵神秘的面纱,使我们对西夏文化有了更多的认识。我们深切的感到:西夏陵具有独特的人文景观和丰晶的文化内涵,是研究西夏陵寝制度、西夏建筑和西夏文化的宝地。理所当然,它早己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也是国家文物局公布的中国 20 世纪百项考古重大发现之一。2011年11月,西夏陵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项

  目正式启动,我有幸参加了这一活动。2012年11月,西夏陵正式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眼下各项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最后申报成功,指日可待。

图片 1

  西夏陵现在已经是宁夏的王牌旅游景点之一,在国内外有相当的影响和知名度。而这一切,无不基于考古发现和研究。记得一本美国出版的《旅游学》中说,“许多旅游胜地,都起源于历史功绩。”银川之所以成为历史文化名城,不仅因为这里是塞外江南,回族故乡,更重要的她还是西夏都城兴庆府故址,这里有着丰富的西夏文物古迹。银川由一个小城市发展成为中国西部的一个中等城市,基于西夏考古研究成果而发展起来的西夏旅游,不能不说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风格独特的陵园遗迹

  独立完整

  西夏陵的地面遗迹保存得还算完整,平面布局十分清楚。例如3号陵,大体看来坐北朝南,呈纵向长方形。从南向北,依次排列着阙台、碑亭、月城、神城(包括门楼台基、角楼台基)、献殿、塔式陵台等,还有神城外的四座角台,总面积15万多平方米。这是一个由神城及其附属建筑组成的独立完整的建筑群体。它与唐宋陵园一样,体现了面南为尊的传统观念。3号陵是陵区诸陵中面积最大、造型最为奇特的一座陵园。陵区诸陵的建筑台基多为方形,而这里基本上都是圆形的。

  角台之设

  每座陵墓都有界限,这就是所谓的“兆域”。“兆域”之设古已有之,《周礼·春官》载:“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为之图”;《三国志·魏书·武帝纪》称,对武帝曹操的墓,要“广为兆域,使足相容”,也就是要扩大兆域的范围。汉唐陵墓的兆域,因其范围很大,没有一个明确的地物标志。而西夏陵,却以神城之外的四个“角台”为其“兆域”界线。它建在神城对角线上,距神城角阙数十米远,从而扩大了兆域范围。在4 个角台中,南面角台东西距离大,北面角台东西距离小,在图纸上将4个角台用线连起来的形状是个梯形。这个“梯形”不只是陵园的界线,似乎还含有“岗哨”的象征意义。在古人的“事死如事生”观念中,陵园就像皇宫大内一样要有人守卫,而陵园无关人员大概是不可越过这条线的。

图片 2

  3号陵的角台也是圆形台基,可惜多已倾倒,仅西北角的保存较好,底径和高度都在6米左右。从地面出土砖瓦频伽、塔刹等建筑构件推断,这里很可能是一个漂亮的亭式建筑。在历代帝王陵园中都无“角台”的设置,这是西夏陵园建筑结构的特点之一。

  碑亭建筑

  进入3号陵园,沿神道从南向北走来,首先看到的是两座圆形的阙台建筑台基。它们位踞神道两侧,皆为夯土所筑,据实测,其中东阙台底径10.8米,残高8.35米。原壁面并不是裸露的,而是用草秸泥打底、赭红泥抹光的。地面遗物以瓦类居多,其上应有覆瓦。从台基上还有一个圆形的二层台,二层台中央还有一个圆柱体,从圆柱体中心还留有一个柱洞判断,阙台作为陵园的入口,原来很可能是一个高大雄伟的重檐圆形楼阁建筑。

图片 3

  由阙台向前,神道两侧是碑亭遗址。两座碑亭都己发掘,从遗迹看,它是一个高2.2米,边长21米的方形夯土台基,但其上却是圆形殿堂建筑。己发掘的6号陵碑亭,东侧为圆形建筑,西侧是方形建筑,如果复原起来,都是各有千秋的殿堂建筑。各个碑亭建筑上的差异,显示了西夏匠师独具匠心,不拘泥完全的对称的处理手法。当然,碑亭建筑的差异,或许还有宗教或文化方面的意义,这是值得探讨的。另外,唐宋陵墓多无碑亭之设,仅1995年在乾陵清理出“述圣碑”和“无字碑”的碑亭遗址,纠正了两碑原是露天的说法。查诸资料,其他唐宋陵墓皆未发现碑亭之设。西夏陵的碑亭建筑,是否受此影响抑或自创,有待研究。

  残碑文字

  3号陵碑亭遗址出土了不少文物,其中最重要的是碑刻残片和造型独特的力士碑座。

  历代帝陵(如汉陵、唐陵、宋陵等),何帝葬于何处,规模形制如何,多有记载,具体位置也可以确认。而西夏陵仅在《宋史·夏国传》中载有某帝陵号,至于陵园建在何处、如何营建、规模大小等,则无一字可寻。因此,确定每座陵园的陵主,便成为我们考古人员的第一课题。考古人员清理过多座帝陵和陪葬墓的碑亭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碑刻残片,有汉文的,更有西夏文的,提供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资料。7号陵(第五代皇帝仁宗李仁孝的寿陵)和182号陪葬墓(梁国正献王嵬名(西夏皇姓)安惠的墓园)就是根据碑文残片确认的。当然还有其他重要资料,如西夏在“崇宗践位”后,曾命梁国正献王“城中兴”,可知西夏此时曾修缮都城,并改兴庆府为中兴府等。这些都是文献中未曾见过的宝贵资料。又如,《宋史·夏国传》记载崇宗作《灵芝歌》,没有留下歌词,但7号陵汉文残碑却发现了《灵芝颂》残碑,文曰:“灵芝颂一首,其辞曰……俟时效址,择地腾芳,……德施率土,赉及多方”,来颂扬西夏的灵瑞之气、德被多方。残碑证实了记载的真实性,还为西夏文字和书法艺术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夏帝陵建筑揭秘

上一篇:文凡 GTR-550C 碳纤维 三脚架 单反 便携 三脚架碳纤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