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伊宁:英国摄影中的海滨再现——传统与当代
分类:集团团建

导语:2015年阿尔勒摄影节,马丁叔叔的海滨摄影系列再次集中亮相,而这次,他同法国音乐人马修·施蒂(Matthieu Chedid)合作的MMM大展则被展现在教堂之中。作为英国传统的海滩为何成为英国社会纪实摄影师所探索和实践的焦点?我们是否能把英国摄影师的海岸类比成美国摄影师的街头?与其他国家相比,英国海岸的历史和文化都具备哪些不列颠特征?海岸的再现是否同样根植于权利和知识的关系之中,又有哪些多元的意涵呢?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以英国海滨度假胜地在维多利亚时代兴起作为开端,探索海滨意象的历史背景和文化习俗,以及英国商业海滨摄影的传统;第二部分则梳理了大众旅游兴起之后的工人阶级海滨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和贵族阶级的美学经验以及欲望所背道而驰,成为英国早期社会纪实摄影师的凝视的对象的。文中最后一部分则以海岸线在英国当代摄影中的实践作为切入点,探索艺术家在后现代主义时期对海岸线的多元解读。

MMM,马修·施蒂与马丁·帕尔阿尔勒在摄影节展览现场 © Stefania Biamonti / FPmag维多利亚时代的商业海滨摄影即便没有去过英国的海岸,稍有些地理常识的人也能幻想出岛国被广阔的海岸线所环绕的景观,每逢假期,这些海岸上一定也挤满了带着墨镜晒太阳的人群,和我们去过的任何海滩都并未太大区别。然而,和英国曾经的湖区、庄园一样,海岸线和海滩的所有权曾经是属于王室,是私有财产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正如英国人文风景研究者伊恩·D·怀特所总结的,海边的沙滩曾视为对人类怀有敌意的、没有吸引力的风景,那里曾被看做成沉船的安息地,而不是游憩场所(2011,p.218)。在过去的四百年间,随着工业化的普及,先天被赋予了绝对权力的海岸经历了从皇家温泉疗养地到新兴中产阶级的住宅区,再到工人阶级大众娱乐海滩的命运变迁。1626年,在欧洲各地纷纷建立温泉疗养小镇的风潮刮到大不列颠之后,一位叫做法洛(Farrow)的夫人在北约克海边发现了一处可以治愈呼吸系统疾病的温泉,紧接着,英国首个矿泉疗养地斯卡伯勒(Scarborough)建立,也成为英国第一个度假胜地。正如托马斯·曼(Thomas Mann)在《威尼斯之死》中所设定的海滨疗养地一样,那时的欧洲人相信通过在疗养馆洗浴有助于改善自身的身体状况。然而,在17、18世纪海滨度假胜地的传统中,人们在温泉海水中“浸泡”(bathing)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游泳,就像英国社会学家约翰·尤瑞(John Urry)所总结的那样,这种在海水里的浸泡被构建出来,被仪式化,并被仅仅用来针对一些严重的医疗状况(2009,p.26)。很快,英国人在其广阔的海岸线上选择合适的温泉浴场,并相继建立了具有特色公共建筑的海滨度假地,持续为贵族、王室和有产阶级提供医疗的帮助。距离伦敦百公里之外的布莱顿(Brighton)正是在王室和贵族的拥护之下,于19世纪上半叶得到了迅速的发展。1841年11月8日,在摄影术宣布发明的两年之后,名为威廉·康斯特布尔(William Constable) 的艺术家在海岸边成立了布莱顿首家对公众开放的影棚。

着泳衣的家庭影棚照 © Arts &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然而,相对于走进传统的照相馆来说,那些穿着整齐的海滨度假者或许更喜欢将海滩作为背景,而那时流行的,正是由海滩摄影师所掌镜的,我们姑且将其称之为英国度假海滨家庭照。在英国艺术与人文研究委员会的在线图片美术馆中,展示了一系列英国早期商业海滨摄影的锡板和玻璃板海滨人物肖像照片,这些拍摄于1850年到1900年之间的海滨度假肖像带我们走近了那一个个家庭出游的美好午后。正是那些江湖的海滩摄影师制造了大规模的户外肖像(plein-air portraits),并很快地利用海滩天然的设备作为拍摄道具,比如渔船、马车、岩石湾等等。此外,同传统的维多利亚肖像相比,室外和海边的氛围使得被摄者脸上往往露出难得的笑容。

家庭海滩照,锡板 © Arts &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然而,在19世纪的最后几年里,一位叫做保罗·马丁(Paul Martin)的摄影师则选择通过偷拍的方式,拉开了英格兰海滨摄影的新篇章——带有纪实风格的摄影。这一年,马丁带着一台被伪装成棕色包裹的相机出没在大雅茅斯的度假沙滩上,拍摄下了那些在海边无拘无束的维多利亚居民。在被社会学家称作“阈限带”的海滩,人们将保守和阶级焦虑暂时性抛在脑后,从而展现出与日常所不同的行为。

保罗·马丁,在海滩上,1899 © Paul Martin正是19世纪中期,人们首先将“娱乐”的概念带入了原本起着疗养和社交功能的海滩,布莱顿码头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游乐场、舞厅和其他的休闲设施。周末的度假和狂欢节成为那些渴望逃离日常生活节奏人们的救赎,每到节日,这里的海滩变得嘈杂和拥挤,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多元化社交,以及社会阶层和道德符号的颠倒。正如尤瑞所总结道的,事实上,布莱顿是第一个将海滩建成集娱乐、多元化社交、颠倒社会身份和狂欢节的表演为一体的度假区,这都是布莱顿在20世纪几乎不到十年间以性泛滥尤其是被称为“肮脏的周末”而闻名的原因(2009,p.45)。

布莱顿狂欢节,20世纪初 © Royal Pavilion & Museums,Brighton & Hove2003年,一场名为《海岸相册:照片与记忆》的展览在布莱顿博物馆与艺术美术馆拉开帷幕,其中展出了由现佳士得拍卖行国际部负责人菲力浦·加纳(Philippe Garner)所收集的,从1840年到1990年以来由商业、职业和摄影爱好者在布莱顿和霍夫所拍摄的150余张照片。这些跨越了时代的照片见证了这座海滨之城在过去一百五十年的演变,且诉说着英国海滨摄影实践的发展以及与其发生的平行故事,其中不乏有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比尔·布兰特,沃克·埃文斯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等摄影大师所留下的经典影像。

菲力浦·加纳,《海岸相册:照片与记忆》展览同名画册封面,2003 © Philippe Garner社会观察的阶级海滩与布莱顿所代表的南方多元文化的海滨不同,布莱克普尔(Blackpool)作为隐喻着“工业北方”的海滨度假胜地,则成为工人阶级假期的首选。伴随着工业革命的车轮,英国道路的私有化使得铁路公司不断开拓道路网络,大大节约了人们出行的时间,即便这些线路在设计之初是针对高端乘客所开放的,但在1844年国家推出的格拉德斯通铁路法的规定中,铁路公司被要求为新兴的工人阶级进行服务。与此同时,在工业革命迅速发展中的英国,国家和工厂主将有组织进行的休假看做成提高工人工作效率的有效措施。在工人群体内部,人们对假期的需求也在增加,然而约翰·沃尔顿(John Walton)认为海滨度假胜地的增长并不是自发的,他认为这种增长是从19世纪工业化的特征和新娱乐方式的增长催生出来,通过这些方式以突然出现的、有组织的、大规模的工人阶级为基础的休闲娱乐在社会上组织和构建起来(沃尔顿,2000)。于是,距离工业城市不远的海滨度假区便成为工人阶级度假的不二选择。然而在人类学家温迪·J·达比(Wendy Joy Darby)看来,“景色”表达了一个特定等级的品味,这种品味本身(景色和阶级)孕育着英国特色,正是而不同阶层人的品味差异之下,度假胜地里的“阶层”也表现出来,伴随着那些作为大众旅游标志的工人阶级度假区的迅速发展,成为一个社会统治集团认为是无知、普通和粗俗食物的略等地的象征(尤瑞,2009,p.25)。去到海边就像是时光倒流,从某种意义上说,去到一个始终在努力成为现代化的国家。那便是他期待在这里找到的那样,一个你可以纪录怪癖以及纪录一些人们所拥有的本质的地方。英国的海边好像正在被废弃,你发现人们正在做哪些他们通常不会表现的行为,而在那些行为中,他们尝试去揭示不同于寻常的自我。(钱德勒,2004)在保罗·马丁开创了海滨纪实摄影的七十年后,从美国留学归来的不列颠摄影师托尼·雷-琼斯(Tony Ray-Jones)意识到英国新闻和纪实摄影的贫瘠,在1966-1969年期间,他将英国度假海滨作为拍摄的重要议题,试图从这里找寻英国现代性的蛛丝马迹。

托尼·雷-琼斯,布莱克普尔,1968 © Tony Ray-Jones休憩的老人、玩耍的孩童和宠物、无所事事的团队旅行者、亲热的情侣、独自远眺的修女,在雷-琼斯跨越英格兰各地的海滨旅行中,他将游客作为凝视的对象,而非景点本身。同那些在异域记录“他者”社会的维多利亚摄影师来说,托尼·雷-琼斯则将凝视转化为一种内观。在一张拍摄于布莱克浦(Blackpool)海滩的照片中,沙滩椅上的一位西装革履的老先生将叠好的纸巾夹在眼镜下,既幽默又令人匪夷所思。毫无疑问,雷-琼斯的海滨照片直接影响到马丁·帕尔在七十年代中到八十年代初期的摄影主题,然而不同的是,帕尔采用了彩色,而非黑白的纪实摄影。

马丁·帕尔,新布莱顿,选自《最后的度假胜地》,1983-1985 © Martin Parr新布莱顿(New Brighton)位于英格兰西北海岸的默西塞德郡,同南方的布莱顿一样,它在19世纪中期是一座典型上流社会的度假胜地。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新布莱顿在二战后逐渐衰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为了工人阶级的海滩,哪里到处呈现出破旧不堪和荒谬之景。正是源于对这种落差的敏锐观察,马丁·帕尔在1985年拍摄了一组名为《最后的度假胜地》(The Last Resort)的照片,即便充满争议,但帕尔没有距离感的照片迅速带观者进入了一片片拥挤的回响着婴儿啼哭声的海滩,飘散着番茄酱味道的快餐店,垃圾四散的维多利亚式凉亭,还有令人尴尬的少女选美秀场。当然,八十年代将阶级观察指向海滨的并非只有马丁·帕尔,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Chris Steele-Perkins)在布莱克普尔的视角同样细致入微。

马丁·帕尔,新布莱顿,选自《最后的度假胜地》,1983-1985 © Martin Parr

克里斯·斯蒂尔-帕金斯,布莱克普尔, 1982 © Chris Steele-Perkins观念的海岸线毋庸置疑,英国的海滨度假见证其工业社会、大众旅游和阶级度假文化的变迁,正是在雷-琼斯及帕尔等摄影人的努力下,英国海滨摄影的传统得以发扬光大,然而无论黑白还是彩色,这些作品始终聚焦在英国性及阶级符号的标签下,那么除此之外,海岸在英国文化中还具有哪些隐喻和表征呢?随着各种新型旅游产品,包括海外游的盛行,英国海滨度假产业在上世纪中后期持续衰退。作为维多利亚时代标志的码头和灯塔,曾经代表着人类试图征服自然的愿望以及对大众旅游的美好向往,而今,因为安全问题被关闭,甚至被烧毁的海滨栈桥正在被人们所遗忘,同时也失去了它原有的意涵。2010年开始,英国摄影师西蒙·罗伯特(Simon Roberts)陆续前往英国海滨度假胜地,拍摄了一系列正在“消失”的度假码头。《栈桥王国》(Pierdom)是罗伯特继《我们英国人》(We English)之后,又一次展现出他人类地理学的背景,罗伯特详细介绍了英国如今保留下来的58座码头的特点,同时摄影师也在一些海景的照片中标注出了逝去的码头曾经的地理位置。

西蒙·罗伯特,《布莱顿西栈桥,东萨塞克斯郡》,选自《栈桥王国》系列,2011 © Simon Roberts不久前,作者乔纳森·格兰西(Jonathan Glancey)在《英国海滨旅游城市的变迁》一文中分析了英国目前为止剩下的,55个海滨度假城市衰落的原因以及共同面对的挑战。然而除去这些度假胜地,根据Visit Britain提供的数据,英国大小各岛拥有9000多英里荒凉的海岸线和少有人迹的海滩,还有数不胜数的溪流、海湾和断崖。正是这些地理名词共同构成了英国这一海岛国家陆地的疆域和边界,沿着未知的海岸线去行走体验,或是利用地图学的辅助去定义边界,近些年来,英国的摄影师们都在不断地思考海岸线与集体回忆、战争、霸权以及殖民历史之间的关联。航运天气预报(The Shipping Forecast)是BBC广播四台专为英伦三岛周围的渔船、游艇和货轮服务的一种近海天气预报,播报风力和能见度信息。每日打开广播,播音员嘴里吐出的海边地区地名、风力、天气和能见度的播报在摄影师马克·鲍尔(Mark Power)的耳中变成了一种魔咒,将他对英国海岸的想象带到那些被海水碰撞的断崖和无人的小岛之上。于是,鲍尔于1993年至1996年之间追寻着航运天气预报中所定义的31个海域,拍摄了同名的《航运天气预报》(The Shipping Forecast),并用当日广播中所播报的天气情况作为每张图片的注释,试图通过现实的影像挑战英国人对这些遥远地方的假设。

马克·鲍尔,泰恩,1993年7月27日星期日,吹南风3级,至东南4-5级,局部有中雨或大雨,选自《航运天气预报》系列,1993 -1996 © Mark Power然而,人们对于海岸线的回忆除了那些娱乐和劳作的片段,还和战争历史紧密相连。青年摄影师马克·威尔逊(Marc Wilson)花了四年时间,在英法以及西班牙绵延23000英里的海岸线上拍摄那些曾经被作为炮台、掩体和封锁线的战争景观。在《最后的战役》(The Last Stand)中,静谧的无人风景试图将历史的悲伤抚平,却又难掩那些因为纳粹霸权所带给这个国家的伤疤。

马克·威尔逊,Hayling Island,Hampshire,England,2013 © Marc Wilson值得令人惊喜的是,在最新由伦敦海沃德美术馆所筹划的《历史即是现在:七位艺术家诠释英国》(Historyis Now: 7 Artists Take on Britain)展览中,主办方邀请了七位艺术家对“英国性”这一难以拿捏的概念进行诠释。其中艺术家理查德·文特沃斯(Richard Wentworth)将考察的重点放在海岸线在战时,以及战后作为恐怖和死亡的的表征,展出了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所拍摄的诺曼底登陆照片,亨利·格兰特(Henry Grant)于1952年所拍摄的一系列海岸线照片,以及其他艺术家所创的相关作品。“这镶嵌在银灰色大海里的宝石,那大海就像一堵围墙,或是一道沿屋的壕沟。”莎士比亚在《查理二世》中为老约翰设计了这样的台词,无疑,海岸线承载了太多英国人的记忆与往事,而作为摄影的主题,它还有太多的故事等待艺术家去探索和发现。参考文献1,王思思译(2011),《16世纪以来的景观与历史》。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原书Whyte,I [2002]. Landscape and History Since 1500. London: Reaction Books)2,杨慧、赵玉中、王庆玲、刘永青译(2009),《游客凝视》。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原书Urry. J [2002]. The Tourist Gaze.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Walton,J (2000). The British Seaside,Manchester,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3,张箭飞、赵红英译(2011),《风景与认同:英国民族与阶级地理》。南京:译林出版社。(原书Darby,W. [2010]. Landscape and Identity: Geographies of Nation & Class in England. Oxford: Berg Publishers)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何伊宁:英国摄影中的海滨再现——传统与当代

上一篇:无奈的燕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