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卢某与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身体权纠
分类:律法谈话

图片 1

案号

张梅手拿认定自己患有精神病的病历。 本报记者李文鹏摄

(2016)渝民申937号

大众网-齐鲁晚报11月12日报道

关键词

□在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为张梅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上,对张梅的诊断为“分裂样精神病”,并建议“继续治疗”。而在其出具的住院病历上,则明确对张梅的出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直接适用、公安送治、危险性

□为了彻底把病治好,张梅到淄博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复查,专家给出的诊断是内分泌失调引起的更年期综合征。

案件简述

本报济南11月11日讯(记者李文鹏)在学校工作的张梅从未想过自己会和“精神病”纠缠到一起。8日,张梅告诉记者,她去年被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当做精神病人收治,前后持续17天,“我没患精神病,但想不到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竟是如此困难。”

2015年2月11日,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白涛派出所民警以涪公治暴字(2015)0201号《暴力精神病人强制医疗通知书》将与他人发生纠纷的卢某送往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进行强制医疗,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住院病历记载“伤人行为,非自愿入院,住院观察确定诊断”,后依据卢洪武“存在言语性幻听、思维散漫、被害妄想”以及8年多精神病史等初步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于同日收治入院。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白涛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在“紧急住院观察住院通知书”、“住院病人知情同意书”、“精神病人封闭医疗精神障碍医学鉴定沟通记录”等文书上签字。2015年4月18日,应卢某亲属的申请卢洪武自动出院,其自动出院协议书载明“出院诊断:精神分裂症”。2015年5月25日,重庆市涪陵区公安局以涪公治解字[2015]0502号解除暴力精神病人强制医疗通知书确定,经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的书面建议,同意解除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对卢洪武的强制治疗,由监护人或近亲属接回管控。

11 月8日,张梅向记者介绍了她的遭遇。2009年年初,39岁的张梅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此后不久出现情绪波动。去年3月21日,张梅起床后感觉不适,而且情绪很不稳定,说不了几句话就很激动。她的异常情绪持续了三天。3月24日,丈夫孙长永把张梅送到了淄博市第五人民医院。这家医院又名淄博市精神病医院。

卢某认为精神病医院侵犯自身身体权,没有依法进行诊断等原因,在出院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各项损失。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根据《精神卫生法》关于非自愿住院治疗的规定,医院收治的行为没有过错,驳回了卢某的诉讼请求。卢某的再审请求亦被驳回。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卢某与重庆市涪陵区精神病医院身体权纠

上一篇:吃完早餐后留下女儿,爸爸拔腿就跑!老板一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