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建工厂遭百余人挖断道路成“孤岛”
分类:律法谈话

图片 1

孙先生向记者提供了5月20日至5月22日他连续三天在家拍摄的3号楼的照片。照片显示,连续三晚三层违建的窗户都亮着灯。“说明三层有人,只不过他们避而不见。”

与出租方官司尚未了结

法官告诉记者,门里的暗锁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由于未能顺利进入第三层的内部,现场勘验被迫中止。

扬翔公司称,工厂区域面临拆迁,与出租方北京市双桥农工商公司补偿未达一致,正处诉讼阶段。

“我家全天都得开着灯”

本报讯 接连两天,位于朝阳区双桥中路的北京扬翔饲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围墙被扒掉,厂门外道路遭“斩断”。

通往三层违建的小门藏在传菜口一个置物架后面

扬翔公司经理甘女士回忆,前日上午8时30分左右,数百名头戴安全帽的男子来到厂区外,不由分说就要拆除围墙。公司员工阻拦无效,围墙随后被扒倒。

其实早在2010年8月,张女士、孙先生等居民就发现3号楼顶突然搭起了脚手架,有工人开始进入施工,他们就不断向相关部门举报。

城管方称确已下发拆除通知,“这是正常清理”

孙先生和张女士昨日也来到了勘验现场。记者了解到,在这起相邻权纠纷中,孙先生已提出申请,就3号楼加盖的第三层建筑对其房屋采光权的影响,以及对该层进行拆除的可行性进行鉴定。鉴定机构的工作人员来过一次,初步勘验后告知法官,鉴定需要进到第三层内部才能进行。所以王阳法官才安排了这次现场勘验,鉴定人员也来了。

近日接城管拆违通知

昨天下午2点,记者跟随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法官王阳来到朝阳区小营路6号院3号楼。这栋楼原本是保利香槟花园的售楼处,后来卖给了北京喜龙泉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这起相邻权纠纷的被告。

“数百男子不由分说拆墙”

寇法官告诉记者,从现场看,违法建筑和合法建筑已经连成了一体,这种情况下如果让城管部门强拆,很可能对合法财产造成损害,风险很大。“但不拆不代表放任不管。”寇法官说,2011年4月1日施行的《北京市禁止违法建设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对逾期不改正或者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影响的城镇违法建设,能够拆除的,应当责令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该建设工程总造价10%以下罚款。

明知违建仍长期出租?

孙先生连续三天拍摄的照片显示,对面第三层违建一到夜晚都亮着灯。

出租方称由于种种原因,部分房产证明未拿到

行政诉讼为什么不能判令行政机关强拆?既然是违法建设,强拆的一切损失和后果难道不应由违法者自行承担吗?孙先生和张女士对此有所疑问。昨日,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到朝阳法院行政庭法官寇天功。

昨日,双桥一家饲料厂门口的路面正在被挖掘。该公司因拆迁补偿与出租方发生争议。本报记者 杨杰 摄

在此期间,喜龙泉公司向朝阳区城管执法监察局提交了一份由北京国科天创建筑设计院于2012年1月9日出具的《3号楼建筑结构安全性技术咨询报告》。该报告载明,由于该建筑物竣工时间较短,对结构主体的扰动会对建筑物和相邻建筑物的地基造成安全隐患;在设计使用年限内,对结构主体的任何部分任何形式的损坏会导致主体结构的刚度和传力方式发生改变,造成结构安全隐患。根据这一情况,朝阳区城管执法监察局认为如强制拆除,不排除会出现楼梯倒塌等安全隐患。

据了解,自1997年起,扬翔公司向双桥农工商公司租赁场地,租期20年。该片场地所在的“定南猪场地块”,目前已被朝阳区政府确定用于建设经济适用房项目。

昨日,王阳法官也对记者表示,下一步他们会继续寻求其他途径看能否将鉴定进行下去。“如果鉴定实在进行不下去,再看原告能否变更诉讼请求,采取其他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比如要求被告进行赔偿,如果这个赔偿时间足够长、金额累积足够大,我相信被告自己主动拆除违建是有动力的。” 王阳说。

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黑庄户分队工作人员称,此次是按上级部门要求,对扬翔公司院内房屋合法性进行检查。他们确已下发通知,要求双桥农工商公司限期拆除。“正因为要拆迁,农工商公司才开始核实哪些是违建,这是正常清理”。

“从他们刚开始搭架子我们就四处举报,却没能阻止住违法建设。眼瞅着它盖了起来。”因违建影响到家中采光,孙先生和张女士两户业主十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维权。规划、城管等部门都确认它是违建,区政府也曾责令强拆,但违建至今仍在,这已成为这两家人的一块心病。昨天下午,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法官王阳来到朝阳区小营路6号院,对该违建进行现场勘验,依然碰壁而归。张女士和孙先生不解,整治一个违建怎么这么难?

借城管之力达到搬迁目的?

“我们住的是塔楼,采光主要以北面为主。原来我家除了早晚要开灯,中午屋里还是挺亮堂的。可自从他们加盖三层后,我家现在全天都得开着灯,否则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孙先生有些激动。

扬翔公司提供的判决书显示,今年10月29日,朝阳法院判决解除双方租赁合同。公司随即已提出上诉,案件尚未审理终结。

法院审理认为,该案涉及的违法建设系在合法建设的上部进行的加建,而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经具有相应资质的机构评估,对涉案违法建设实施强制拆除,可能导致安全隐患,并可能对相关的合法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法院认为,朝阳区城管执法监察局根据上述事实,采取多次与喜龙泉公司沟通,并通过可行途径促使该公司自行拆除涉案违法建设的作法,具有相应的事实基础和一定的合理性。因此法院判决驳回了两名业主的诉求。但法院同时指出,城管部门应加大工作力度,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作出进一步处理。

昨日中午,扬翔公司北侧和西侧围墙倒塌。厂门外的道路东西两个方向均被深坑截断,一台挖掘机正在道路北侧挖坑。

2010年12月,北京市规划委即认定3号楼的加盖行为构成违法建设,于同年12月3日发出“责令停止建设通知书”,同年12月7日向城管部门移送了案件。2011年6月,原北京市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经过调查核实,确认了喜龙泉公司的违建面积。

甘女士说,由于道路截断,进出厂区运输饲料等物品的车辆难以通行。

记者看到的一份《朝阳区政府强制拆除城镇违法建设审批表》也确认了违建的存在。上面显示行政机关于2012年3月2日对喜龙泉公司送达了《限期拆除决定书》,但喜龙泉公司在限定期限内未自行拆除违建。原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建议报请区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除。2013年1月,朝阳区政府责成原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对该违建实施强拆。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对于为何明知是“违建”却仍长期出租,双桥农工商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建造年代较久,当时应履行了相关审批申报手续,但由于种种原因,部分房产证明等未能拿到手。此次城管方面依法处理,公司按要求予以配合。

张女士手指3号楼告诉记者,喜龙泉公司加盖三层后,整个楼的外观也建成了一个整体。从外面看上去,二层较矮的几个窗户上檐才是原来楼顶的高度,以上都是加盖的部分,剩下的窗户也是经过加高的。孙先生则补充道,从墙面砖来看,3号楼大约加高了10块砖、约6米的高度。

双桥农工商

张女士告诉记者二层矮窗上沿是原来的房顶,右侧居民楼即是业主的居所,两楼相距十三米左右。

北京市双桥农工商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扬翔公司围墙被拆与双方诉讼之事无关。公司近日接到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通知,该片场地上的部分建筑属违建,要求于本月12日24时之前拆除,并清理现场接受复查。公司方面按要求自行拆除,并非对扬翔公司进行强拆。

在二楼角落一个狭长的通道后面、被餐厅用于传菜口的位置,法官发现了一扇锁闭的小门,里面是通往三楼的楼梯。他和法警一起将挡在门前的置物架移开,又叫来开锁公司的师傅现场对门锁进行破拆,原告孙先生则表示愿意预付开锁费用。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违建工厂遭百余人挖断道路成“孤岛”

上一篇:合肥:小贼店前蹲点 www.2492777.com:就等老板下班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