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老人拒拆迁自焚 家属否认政府补偿60万元
分类:律法谈话

www.2492777.com 1

南方日报11月2日报道 10月30日上午9时,黑龙江省密山市发生一起抵制强迁的自焚事件。年近七旬的老人崔德喜为阻止强行拆迁,在自家房顶点燃了汽油,导致其面部和双手大面积烧伤。目前仍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伤者家属表示,从未同意过拆迁协议。

躺在病床上的潘立国。

事件 逼迫强拆老人脸部大面积烧伤

8月11日记者接到报料,一名绥化市绥棱县居民在政府部门强拆自己的房屋时,和前来强拆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身体大面积被火烧伤,目前正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烧伤科接受治疗。记者迅速赶到医院和绥棱县了解相关情况,原来当地遭到强拆的不止一户,其背后的官民拆迁矛盾引人深思。

10月31日,江西卫视《新闻早报》栏目播报了一则关于黑龙江省密山市强行拆迁的新闻。这则自焚现场的视频传到网上后备受关注,一天内点击率超过40万次,上万网友纷纷跟帖评论。

“就是自焚,也得把你家房子拆了!”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崔德喜老人的女婿侯金龙,据他介绍,事发当天早上7点,政府各部门,包括公安、城建、消防、城管大队、动迁办、开发商等,来了有近百号人,“当时我们才刚刚起床,发现外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消防车、救护车、铲车和挖掘机等都准备就绪了。”侯金龙告诉记者,剩下的9户不肯拆迁的人家都被围了起来,据周围居民反映,凌晨3点就有警车陆续来到现场。

在哈市第五医院烧伤科的病床上,记者见到了伤者潘立国。由于半侧脸颊、下颚、胸前、双腿等部位均被烧伤,躺在病床上的潘立国十分虚弱。但是讲起政府部门强拆和自己被烧伤一事,他还是表现得十分激动,“这栋两层的房子是我在2005年的时候购买的,上下两层都有独立的产权证和土地证,一共146.9平方米,由于地处繁华地区,我就在二楼开了食杂店,同时还出售冰激凌,所以在2005年末花14万元将一楼加装了氟利昂制冷设备并改建成了冷库。当时改建的时候我咨询了环保局,对方说不需要相关审批,其他从事此行业的人也告诉我小面积并且用氟利昂制冷的冷库不需要安监等部门的审批手续,此后一直没什么事,直到2010年元旦前后。”

8点半左右,据崔德喜的女婿侯金龙称,当时他被所谓的工作人员哄骗到屋内,“很多拆迁人员都没穿制服,像是一帮无业游民,拿着锤子、木棍等一些器具”。为保卫自己的房子不被强行拆除,崔老汉和老伴爬上了自家房顶,此时有六七名男子也上到房顶,准备把夫妻俩劝下来,崔德喜拿出一瓶液体浇在自己身上,欲用打火机点着。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时有一人上前拽崔德喜,慌乱中打火机将崔德喜的衣服点燃,老人迅速脱下上衣,赤裸上身坐在屋顶上,场面一片混乱,周围的人帮他扑灭了火,并给他披上棉大衣,而崔德喜的老伴在拉扯中腿部受伤。

潘立国告诉记者,在没有任何人提前通知他和现场评估的情况下,自家墙上突然贴上了拆迁公告,同时公告上已经将他的房屋进行了作价,总共15万元,而路对面的楼房门市已是3500 元一平米。由于作价太低,他和周围的居民都没有接受。4月份开始,县里派人来同他们协商,由于补偿不合理,协商没有什么进展。5月份,县拆迁办王主任表示按照相关文件拆一还一,门市一平米换一平米,拆冷库还冷库。但是十多天后再次商谈具体细节的时候,王主任突然改口,称他们进行棚户区改造没有义务再建个冷库,至于冷库本身就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另外不光潘立国一家,拆迁的都没有补偿。

据了解,崔德喜老人还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中,脸、头和手部大部分为烧伤痕,个别处为2—3度烧伤,有可能从此落下残疾。目前侯金龙等人仍在医院里看护。

潘立国的爱人王淑艳表示,最后拆迁办只答应冷库给4万元赔偿,由于双方差距太大始终没达成协议,最后几次协商的时候,对方向潘立国夫妇表示,把开发商逼急了就要“掰牙”,“你看电视了吗?就是自焚也得把房子拆了,有你们哭的那天。”

家属

房主被烧伤后,强拆人员又冲了上来

“没同意过任何协议,也没拿到一分钱”

7月30日10时30分左右,王淑艳刚打开家门就看到110、120、119等二三十辆车停在门外的马路上,害怕之余,她马上将二楼的门锁上,这时县拆迁办王主任下车告诉她,“今天拆你家。”

崔德喜一家在这栋平房里住了20个年头,侯金龙夫妇也和他们同住,房子一半自己住,一半用来开歌厅,有正规的营业执照。然而自从2008年7月18日拆迁工作开展以来,他们就开始受到拆迁事宜的困扰,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王淑艳告诉记者,当时在场的公检法司人员全部为便装,也没有人向她出示任何有效身份证明。这时候有人说把门撬开,周围的人一下冲上来,有人砸玻璃、有人撬门。站在屋里的潘立国立即将门顶住,此时破碎的玻璃和砖头将潘立国划伤,愤怒的潘立国随手拿起旁边装在矿泉水瓶中用来清洗三轮车零件的汽油开始向楼下和门口挥洒,并拿着打火机警告楼下的拆迁人员,如果再继续打砸,他就要将汽油点燃。经过多次警告,打砸人员才停手退到楼下。

侯金龙告诉记者,现在出了这种事,一家人都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目前,他们没有从拆迁部门拿到一分钱,也没有同意补偿60万的协议,政府有关部门也没有向家属给出任何后续处理方案。

这时王主任走上楼,从门旁的窗户伸手去拽潘立国,两个人随后撕扯到一起,撕扯过程中,打火机突然点燃,被火燎了一下的王主任马上撤了下来,而潘立国立即成了火人,119随即开始灭火。看到潘立国身上的火被扑灭后,刚才打砸的人重新又扑了上来,满身是伤的潘立国被逼到了窗台上,于是他大喊,“如果你们再上我就跳下去。”随后几十辆车和强拆的人才离开了潘立国家。

针对这次事件,密山市委宣传部的陈部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几年来,密山市委、市政府加大了棚户区改造开发的工作力度,两年多引进了1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此次“平安家园”项目拆迁户共45户,现在还剩下9个要价高的被拆迁户,据说当天工作人员已经和崔德喜女婿达成补偿60万的协议。

信访局:把房子拆了就给治病

至于为何去了这么多部门协商,陈部长解释说,就害怕他们有过激行为,包括当地的记者也去了,为了就是让大家在现场做个证。

王淑艳告诉记者,出事后她多次找到县信访局说明情况,爱人烧伤住院急需用钱,不管是救助还是其他途径,能不能先解决一下看病的问题,可对方的答复都是先谈房子,只要先拆了房子治病的事就好办,如果不先把房子问题谈好,其他免谈。8月9日,信访办再次找到她协商拆房一事,并告诉她隋副县长要和她谈谈。

声音

王淑艳说:“我随后就赶到了县政府,隋副县长先问了问我的拆迁要求,听完之后告诉我大局当前要顾及整体,先把房子拆了,剩下的事以后再商量。随后信访局的人将我送回家并拿走了房门钥匙,很快二层楼就被夷为平地。”

补偿不力自焚乃走投无路之举

8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绥化市绥棱县对强拆一事进行调查。住在绥棱镇东南街的陈永成家同样被强拆,拆迁之前也没有任何征兆。他表示,被强拆的不止这几家,由于房屋被拆迁后,居民不得不去寻找住处,所以现在并不能完全统计到底多少户被强拆,光他知道的就有六七户是被强拆的。

近几年以自焚的方式来拒绝强行拆迁的事件愈演愈烈,江苏东海、盐城,北京海淀,山东胶州,福建泉州,黑龙江东宁等地屡屡发生拆迁户自焚的惨剧。

拆迁办主任:“我不知道什么《物权法》”

www.2492777.com,“如果有办法,还用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吗?”河南开封的一位网友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自焚这样的极端方式也是“钉子户”们走投无路之下的无奈之举,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愿意选择这样惨烈的方式呢?

8月12日15时许,记者见到了绥棱县建设局副局长兼拆迁办主任王洪军(音译)。关于潘立国被烧伤一事王主任说:“当时多个部门去了大概三四十人,看到我们去,王淑艳回头就把潘立国锁屋里了,没有人靠近房屋。当时潘立国突然在楼上开始向下洒汽油,我上去告诉他有事可以下来说,这时候他就将打火机打着了。”至于强拆,王主任表示,强拆之前,政府多个部门都会参加听证会,听证会通过后就可以按照程序进行强拆,并且强拆的时候房主都在现场,没有房主不在现场就进行强拆的情况。

齐齐哈尔的一位网友反映,家乡每平方米只补偿400元,而当地的商品房已达到每平方米2000元以上,如此少的动迁费根本不够他们购买新的住宅。这样的动迁只能让更多被拆迁户沦为无家可归者,政府拆一补一的政策在现实情况中根本得不到有效落实。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黑龙江老人拒拆迁自焚 家属否认政府补偿60万元

上一篇:华南师大否认“学生当二奶将开除学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