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轮中央环保督察问责超1.8万人 未来将实现两级
分类:律法谈话

  31封“不留情面”的督察意见发出后

中央环保督察向地方移交387个问责案 逾2.8万人被问责督察要求不放松

  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收官问责超1.8万人未来将实现中央和省两级督察机制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图片 1

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与第一批相比“全面落伍”——无论是责令整改、立案处罚、曝光典型案件数量还是拘留、约谈、问责人数均呈下降趋势。特别是问责人数比第一批少了近一倍。

图片 2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有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第一轮督察到今年对20省区所进行的整改“回头看”督察,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始终都坚持“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该问谁的责就问谁的责”。这位负责人指出,这也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没有出现“背锅”以及“滥问责”的根本所在。

  图为三亚凤凰岛

这位负责人透露,第一轮督察向31个省份移交的387个问责案卷件件都是铁案。

  在三亚湾的东南方向,鹿回头风景区的北面,几座状如贝壳的巨大建筑矗立在一座人工岛上,这是三亚市的著名地标——凤凰岛。就在不久前,中央环保督察组向海南省反馈督察意见,凤凰岛项目建设立即停工。

典型案件编辑成册

  “三亚市凤凰岛填海项目以国际客运港和邮轮港名义取得海域使用权,但实际主要用于房地产和酒店开发,由于填海造成水流变化,三亚湾西部岸线遭到侵蚀,为修复岸滩不得不斥巨资对三亚湾进行人工补沙。”中央环保督察组直接点名批评。

今年两批“回头看”督察共受理群众举报96755件,合并重复举报后向地方转办75781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常务副主任刘长根说,截至12月20日,绝大多数群众举报已办结,其中,责令整改43486家;立案处罚11286家,罚款10.20亿元;立案侦查778件,行政和刑事拘留722人;约谈5787人,问责8644人。直接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生态环境问题7万余件。

  不仅是三亚,海口、文昌、万宁、琼海等多地的违规违法项目也已暂停建设、暂停营业。海南各地纷纷投入到整改行动中。这背后,是中央环保督察组对当地房地产行业破坏生态现象的狠批,“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鼓了钱袋,毁了生态”。

参与了整个督察过程的督察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表面数据上看,两批“回头看”数据确实差距不小,但是不存在“放水”问题。

  类似这样不留情面的督察意见,“央字头”环保督察组至今已经发出了31封。

这位负责人说,今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宣布对河北等10省份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回头看”督察时,“怎么查,这10省份同样是心里没底。”更出乎地方意料的是,“回头看”督察不仅没有走过场,而且比第一轮督察更为严厉的是同时曝光典型案件。

  批评

“同步曝光典型案件对地方上触动非常大。”据这位负责人介绍,第一批“回头看”督察后,很多省份将第一批公开的72个典型案件编辑成册,下发给各地市,让他们对照这些案例查找问题,举一反三,进行整改。

  直接点名揪出六方面共性问题

“再加上祁连山事件带来的震动,地方上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越来越重视。”这位负责人说,从第一批“回头看”结束到今年10月30日第二批进驻,不到半年时间,第二批“回头看”进驻的10省整改力度非常大。

  经过2015年12月在河北展开试点,和2016年、2017年两年间分四批在全国实施进驻督察,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工作至此全面收官,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全覆盖。

督察过程全面公开

  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各地督察意见发现,当地政府重发展、轻保护的突出问题屡被督察组直接指出,而且用词犀利,不留情面,对涉及的责任部门也直接点名、毫不回避。比如,湖南岳阳、永州等地被指为追求一时经济增长,顶风出台阻碍环境执法的“土政策”;山西省被指不顾大气环境质量超标、省内火电产能严重过剩的严峻形势,实施低热值煤发电专项规划。

据《法制日报》记者了解,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直接涉及老百姓的环境权益。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看来,只有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才可能更加及时准确地回应老百姓的环境关切。

  同时作为高频词汇出现在各地督察意见中的还有当地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现象。比如湖南湘潭、郴州两市违规干预环境执法,甚至为违法企业出具虚假证明;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主动包揽企业污染防治主体责任、明确限制环境保护等部门对老干妈分公司开展环境执法检查。

2015年12月,中央环保督察启动对河北省的试点督察。尽管这次督察在进驻时也向社会进行了公开,但在公众看来仍有些神秘。半年后,中央环保督察8个组分别进驻内蒙古、黑龙江等8省区,这也标志着中央环保督察的正式启动。这位负责人说,就是从正式督察开始,中央环保督察彻底实现了督察过程全公开。

  受理群众举报是中央督察组的主要工作方式之一,督察组因而指出多地有漠视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的现象。比如天津市北辰区刘家码头村集聚近千家废品回收点及小作坊,区域环境恶劣,群众反映强烈,多年来得过且过,直到督察时才有效整治。

他介绍说:“每批督察进驻前,从督察进驻省份、进驻时间到督察组组长、副组长是谁,再到督察方案,督察内容,查什么,怎么查,以及举报电话、邮箱等等都进行了公开。”这位负责人指出,进驻期间还要公开受理举报电话、向地方转交案件情况;地方上要通过“一台一报一网”公开督察组转办案件的查处情况;进驻结束后,要公开受理举报、查处案件以及约谈、问责情况;督察结束后,要公开反馈意见报告,地方整改方案、地方整改、问责结果等等。

  对于各地存在的共性问题,“中央领导同志也很关心,专门要求我们做梳理。”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在2017年12月环保部的记者会上坦言。据他介绍,此次督察也发现了各省(区、市)在环保方面存在的六个方面共性问题:一是一些地区大气和水环境问题突出;二是环境治理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三是一些自然保护区违规审批、违规建设;四是水资源过度开发;五是工业污染问题仍然较为突出;六是农村环境问题比较突出。他同时指出:“这些问题与我国发展阶段有关,也与地方党委政府不重视、不作为、不担当有很大关系。”

“从第一轮督察到‘回头看’督察,全过程公开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最大看点之一。”一位曾参与第一轮及“回头看”督察的督察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每天接到那么多举报,不可能跟每一个举报者当面谈,但是,通过信息公开,老百姓可以查到他所举报问题的受理及查办情况。更重要的是,通过边督边改,老百姓举报的问题能马上解决的都解决了。

  问责

督察问责严肃精准

  引发关注的高层问责开始出现

通过梳理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公开的数据,《法制日报》记者发现,到目前为止,第一轮督察加上两批“回头看”督察,共有28000多人被问责,被问责的人员中上至副省级领导下至科级干部。

  中央环保督察工作开展的两年来,从以查企业为主转变为“查督并举,以督政为主”,对地方党政部门的问责成为中央环保督察这把“利剑”出鞘后动真碰硬的表现。

记者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了解到,28000多人仍不是最终问责结果。据介绍,第一轮督察时,各个督察组共向31个省份移交了387个问责案卷,“截至12月27日,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督察移交案卷的问责结果已经公开,第四批问责结果也将公开。两批‘回头看’也分别向地方移交了问责案卷”。

  问责力度首先体现在问责人数上。据环保部通报,首轮环保督察共受理群众信访举报13.5万余件,累计立案处罚2.9万家,罚款约14.3亿元;立案侦查1518件,拘留1527人;约谈党政领导干部18448人,问责18199人。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大头是在边督边改阶段,这期间主要是地方上主动问责,被问责的原因大多是因为督察组移交的问题地方查处不力等。对于督察组移交的问责案卷,地方上还要有针对性启动问责,移交案卷问责涉及的干部级别可能更高。

  “中央环保督察是综合性的督察,是‘大环保’的概念,所以不管是环保部门,还是其他部门,只要失职失责,都要进行问责。”刘长根如此解释问责范围不仅涵盖环保系统内部人士,还包括地方党政、国有企业、基层社区、国土、林业、水利、住建、农业、城管、安监、工信、交通、公安、发改、旅游等各个与环保相关的部门。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的竟是一些“芝麻官”。对此,督察组有关负责人指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问责一直坚持“严肃精准有效”的原则,“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没有级别高低之分”。他指出,到目前为止,被问责人员中既有副省级领导也有科级职员,只有做到了精准问责,才能起到震慑一片的效果。如果问责不准确,就达不到问责的目的,甚至出现“滥问责”“背锅”的情况。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以祁连山为例,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已不仅仅停留在基层干部层面,引发关注的高层问责开始出现。

曾参与过第一轮督察以及“回头看”督察的生态环境部华南局处长骆武山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督察过程中,一些地方同志告诉他,“问责对一些干部影响还是蛮大的,一个处分,至少要消化三年”。他的体会是,中央环保督察目的不是问责,而是通过问责来推动地方解决环境问题,更重要的是唤醒党员干部的环境责任担当意识。

  “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已设置采矿、探矿权144宗;肃南县凯博煤炭公司马蹄煤矿位于缓冲区和实验区,2008年投产以来共形成煤炭堆场10余处,近2平方公里地表植被遭到破坏;祁连山区域黑河、石羊河、疏勒河等流域水电开发强度较大,该区域现有水电站150余座,其中42座位于保护区内,带来的水生态碎片化问题较为突出……”督察组全面揭开了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被破坏的程度及严重性,进而推动祁连山问题得以严肃查处。

将出环保督察规定

  2017年7月,中办国办联合发布通告,包括三名副省级领导在内的一批领导干部被问责,这在我国并不多见。

尽管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对31个省区市全覆盖,今年又对河北等20省区进行了整改“回头看”督察,但是社会上仍有人认为督察是一阵风。

  同月,甘肃原省委书记王三运落马,对祁连山环境问题不重视、不作为是他的问题之一。“中央领导同志做出一系列重要批示后,王三运表面上摆了姿态走了形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问题严重的地区去调查研究,也没有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专题片《巡视利剑》后来披露王三运对祁连山生态破坏负有重大责任。

在第一轮督察后,为什么今年又启动对20省区的“回头看”督察,目的就是要盯住问题不放,“不解决问题不松手”。刘长根说,从第一轮督察到整改“回头看”,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打的是组合拳,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督察走过场,一阵风。

  显然,“环保钦差”接连出动的两年,各地的环保工作成为当地党政一把手肩上负有的更重的责任。

刘长根透露,作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党内法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规定》或将在近期发布实施。在他看来,之所以专门制定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党内法规,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不是一阵风,“如果是一阵风还制定法规干嘛?”

  整改

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经箭在弦上。据刘长根介绍,第二轮督察将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承担生态环保任务较重的中央企业纳入督察对象。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首轮中央环保督察问责超1.8万人 未来将实现两级

上一篇: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宏润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