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492777.com:肖全摄影“我们这一代”:老了才
分类:艺术

1992年5月,叶永青在昆明毛旭辉家的过道里帮忙翻找作品,被肖全抓拍了一张。当时觉得这张照片把我照得又凶又老,但今天再看还是一张很年轻的脸。

时间进入2015年,我们这一代:历史的语境与肖像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将114个人的青春和盘托出。艺术史学者黄专曾说:80年代是想象和记忆的混合体。这个展览,正是验证想象和记忆的机会。

人人都赞美80年代的状态和感觉,什么是80年代的状态和感觉?那是信仰缺失的怅惘,是求知求新的渴望,也是两手空空的孤独。80年代让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层光彩,过去认为不好看的照片,今天也变得耐看了。

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赶来捧场,来看自己30年前的屌丝样,也凭吊80年代的苦与乐。许多人认不出照片里的张晓刚,问:是不是你?那会儿的人就是那种状态。他说。

策展人吕澎将展览分成肖像和语境两部分,除了114个人的照片,还有肖全拍摄的社会影像。不过,即兴散漫的社会片段抓取并未如他所愿形成历史的语境,最吸引观众的仍然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而且这次,艺术家成了主角。

王广义当时并不喜欢肖全随手抓拍的他:主要是照得有点儿老,现在看还是挺年轻的。即兴的辞职、偶然的展出改变了王广义的一生,在成就的这头回望80年代,他承认肖全镜头里的那个自己还不赖。

若要选出对中国文艺青年影响最大的摄影书,《我们这一代》必定中选。自1986年至1996年的十年间,肖全奔走成都、武汉、长沙、杭州、南京、上海、北京、西安、广州、深圳、重庆、海口、苏州、贵阳、昆明,为114位文化精英留下影像。

114位我们这一代的肖像挂在墙上,你认出他们的脸,就认出了80年代。

《我们这一代》于1996年结集出版。2014年,新版《我们这一代》将当代艺术家悉数收录。今天的出版商不可能把他们拿掉。肖全补充道。

我们这一代中,一些人已逝,一些人改行,一些人成了腕儿,但所有人都已不是过去那个相。2007年,张晓刚曾劝肖全再拍我们这一代的续集,但他终于没有做这件事,而是让影像凝固在80年代。

我当年拍了很多艺术家朋友,周春芽、叶永青、毛旭辉、曾梵志、毛焰,很多人都没放进书里,原因是当时的出版商说:又是画画的!又是画画的!1993年当代艺术还不行,他们的画才两三千块钱一张,出版商就觉得画画的不重要。

肖全把翟永明拍得一如何多苓为她所画的肖像,羞怯又警觉。翟永明觉得这张照片很准确:我就是那个样子,当时的神态、神情都是80年代的感觉。

你可能不喜欢一张照片,但不可能不喜欢青春。

我有一个朋友说,毕加索老了才好看,马尔克斯也是老了才好看,所以我觉得他们再老一点更好。肖全说。

30年过去,朋友变老了,照片变好看了

在没有朋友圈和网络视频的80年代,诗人是油印的铅字,歌星是翻录的磁带。透过肖全的镜头,人们才第一次将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跟窗边戴古怪帽子的顾城联系在一起,才看见新长征路上蒙住崔健双眼的那块红布。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492777.com:肖全摄影“我们这一代”:老了才

上一篇:王功新:对影像我可能喜新厌旧,也可能白头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