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不能欠缺气量和胸襟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分类:艺术

宋代王著,官至翰林学士。他的书法传承家法,追踪智永,远涉二王,笔法圆劲。宋太宗赵炅曾令中使王仁睿将自己写的御札拿给王著看,让他评点。王著看后说:未能尽善啊。此后,太宗更加勤奋临习书法。过了一段时间,太宗又令王仁睿将自己的近作拿给王著看,王著看罢说:这还是跟以前写的一样,没有进步。王仁睿一听急了,就问为何?王著说:帝王才开始留心练习书法,如果我现在就说写得好,他就不再用功了。又过了很久,王仁睿再拿御札给王著看,王著看罢赞叹道:皇上书法功力很高了,我都比不上他啊!

面对掌握着提拔、罢免和生杀大权的皇上写的书法,王著也敢于直言,不虚美、不隐恶,实在难能可贵。其实,依我看,更可贵的当是宋太宗。他贵为一国之君,从小就有高人名家侍书,受过严格的书法训练,而且他对自己的书法还颇为得意。太宗知道王著是当朝书法大家,又是王羲之的后代,他拿自己的书札给他看,本想得到王著的肯定和赞扬。可偏偏碰上性情豁达,不识时务的王著,连续两次都没有讨到好。但是,太宗有着非常的胸襟和气量,并未恼怒和降罪于王著,反而认识到自己书法的缺点,更加用心练习,直到真造八法,草入三昧,行书无对,飞白入神。(米芾评)

反观今日,有太宗这样气量和胸襟的书法家较为少见了。许多书法家一听见批评的话,脸上就立刻变色了;再说多一句,他就不乐而愠了;你若继续指点他的不是,他就会由愠而生怒了。每逢此时,我就要立马赶紧打住,走开来,恐他要挥拳相向。在当今社会,要真正地批评一位书法家特别是书法名家,那是太难了。你批评了一个,往往得罪的不只他一人,还有他的朋党和徒子徒孙,都会对你群起而攻之。

其实,能够坦然面对善意的实事求是的批评,并且知错能改,这才是令人尊敬和让人称道的书法大家。曾有这样段佳话:

www.2492777.com,一天,苏轼对黄庭坚说:庭坚啊,你近来写的字虽然清劲,但有时写得太瘦,几乎就像挂在树梢上的蛇。黄庭坚听了哈哈一笑道:您老的字我当然不敢妄评,但有时觉得写得肥扁,很像是被压在石头底下的蛤蟆。俩人相对大笑,都认为对方说中了自己书法的特色亦即缺点,但彼此没有恼怒、尴尬、不快,而是开怀大笑。这就是一代大家的胸襟和气量。正因为如此,它才成为千古美谈。

赞美的话可以满足人们内心渴望被肯定的心理需求。美国卡耐基所著的《人性的弱点》曾经风靡一时,看了后人们都知道爱听赞美的话是人性的弱点。而当今书法界的一些人听不得批评,似乎还另有原因。

首先,是对自己的书法不够自信。本来那两下子就不行,却偏偏充名家、大家模样,若被人一语道破那就是皇帝的新衣,当然要跳将起来。

其次,是敝帚自珍。有的书法家可能对自己的创作误入歧途懵然不知,分明已成丑怪恶札,反到觉得艳若桃花。若是突然被人指出缺点,一时转不过弯来,气不顺。

最后,是缺乏勇于接受批评的社会氛围。现在社会上讨好之风盛行,上好下好到处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敢于站出来直言进谏、直斥时弊者,寥若晨星。在这种环境下,书法评论也便是好、好、好了。

当然,恶意的书法批评那是对书法家的棒杀,应当杜绝。可是,若是书法家缺乏自知之明,盲目乐观,要是没有人给予善意批评,一味叫好,那也会被捧杀的。

狄德罗在《论戏剧艺术》中谈道:不管一个戏剧艺术家具备多大的天才,他总是需要一个批评者的假如他能遇到一个名副其实比他更有天才的批评者,他是何等幸福啊!

(作者系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主席)

本文由www.2492777.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家不能欠缺气量和胸襟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上一篇:何多苓首次香港个展“顽固的艺术”将现保利香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